郑振忠的糖果帝国:久久王再度谋求上市 靠购地建厂圆“偿债”故事

  • A+
所属分类:互联网
摘要

  3次递表失效后的久久王食品,在2020年末再一次递表,这次能否如愿IPO?

  3次递表失效后的久久王食品,在2020年末再一次递表,这次能否如愿IPO?

郑振忠的糖果帝国:久久王再度谋求上市 靠购地建厂圆“偿债”故事

  2020年12月31日,甜食生产商久久王食品国际有限公司(简称"久久王食品")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力高企业融资担任独家保荐人。据悉,这是久久王食品第4次递交上市申请,前3次分别为2019年5月、11月以及2020年6月,但均以失效告终。

  资料显示,久久王食品成立于1999年,主要生产及销售甜食产品,包括胶基糖果、压片糖果、充气糖果及硬糖,向中国及海外国家的OEM客户及贸易商、通过电商渠道运营酷莎、拉拉卜和久久王三大自有品牌销售产品。

  向自有品牌转型 盈利能力呈波动式下滑

郑振忠的糖果帝国:久久王再度谋求上市 靠购地建厂圆“偿债”故事

  招股书显示,久久王食品2020年前8个月营收为2.38亿元,较上年同期营收2.6亿元下降8.5%。2017至2019年,久久王食品营收分别为3.56亿元、3.81亿元和4.1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达7.02%、8.66%。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按收益计,久久王食品在福建省整体甜食市场排名第二,占2019年该区域市场份额约2.7%及2019年中国市场份额约0.7%,未列入第一梯队。

  利润方面,报告期内久久王食品呈现波动式下滑,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9年,久久王食品利润分别为4641.5万元、3868.6万元、4319.6万元,同比增长-16.65%、11.66%。这意味着,久久王食品在2018年利润出现同比大幅下滑16.65%,2019年虽然有所增长,但利润仍低于2017年水平。

  对于营收与毛利的下降,久久王食品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截至2020年8月31日,久久王食品因受中国及海外国家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而下降,令OEM产品及自有品牌产品所产生的收益分别减少约16.8%及1.2%。

郑振忠的糖果帝国:久久王再度谋求上市 靠购地建厂圆“偿债”故事

  从久久王食品产品分布情况来看,久久王食品的产品分为自有产品和OEM产品。2017至2019年,来自OEM产品的收入分别为1.91亿元、2.16亿元及2.03亿元;来自自有品牌的收入分别为1.64亿元、1.65亿元及2.11亿元。由此可见,久久王食品自有品牌增速逐年递增,而OEM的增速逐年放缓。

  这也意味着久久王食品正在从代工逐步向自有品牌转型,由于OEM的业务类似于代工厂,因此较容易被竞争对手替代,毛利率常年较低,始终始终维持在24%-26%。久久王食品目前三个自有品牌,毛利率均在36%以上。

  债务问题缠身 大客户销售占比超4成

  目前,中国甜食制造市场高度分散,有逾1000名市场参与者,其中大量为小规模制造商,竞争主要集中在品牌认知、产品质量、差异化以及分销渠道几方面因素。

郑振忠的糖果帝国:久久王再度谋求上市 靠购地建厂圆“偿债”故事

  除了业绩承压以及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久久王食品还面临着一系列债务问题。在银行借贷方面,2017至2020年10月31日,久久王食品短期银行借贷分别达到1.89亿元、2.27亿元、2.25亿元、2.21亿元、2.19亿元。截止2020年10月31日,久久王食品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3.95亿元。

  而有趣的是,久久王食品2017至2019年的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均不到5000万元,分别为3360.4万、4339.3万、3768.4万,仅半年时间,截止2020年10月31日,久久王食品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猛涨10余倍。

  对此,久久王食品在招股书中提到,于2017年12月在晋江市收购了另一幅土地,计划建造新厂房,以于未来扩大的生产设施及产能。

  在客户方面,久久王食品面临着过度依赖大客户的风险。久久王食品的客户主要为OEM客户(购买该公司为其品牌制造的产品)及分销商(购买公司自有品牌产品)。报告期内,久久王食品分别向33位、33位、37位及22位客户销售该企业的OEM产品,向196位、125位、146位及145位分销商销售该企业的自有品牌产品。

  其中来自五大客户的收益合共分别占该企业总收益约46.7%、48.8%及46.0%及42.6%,而来自最大客户(格瑞兄弟糖果)的收益分别占该企业总收益约22.2%、25.1%及23.8%及20%。

  久久王食品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均超4成,倘若久久王食品向主要OEM大客户销售的产品大幅减少,或者与大客户业务关系变化终止,对久久王食品的业务及财务状况而言,都将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久久王食品的执行董事郑国思拥有久久王食品最大客户格瑞兄弟糖果15%的权益。而久久王食品本身则是一家族色彩浓厚的企业。执行董事郑振忠、郑国思,二人系父子关系,郑振忠为郑国思及郑国典的父亲,郑国思为郑国典的胞兄。IPO前,郑国思、郑国典分别持股为33.95%,郑振忠持股为29.1%。

  随着久久王食品的收入结构向自有品牌转型优化,毛利率或将提升,但呈现波动式下滑的盈利能力仍十分受限,此外还要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以及债务问题,过度依赖大客户,靠收地建厂承压偿债,对久久王食品而言,如何创造自有品牌附加值,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则成为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郑希 )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