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 A+
所属分类:业界动态
摘要

文丨李登华  编辑丨黄芳华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文丨李登华  编辑丨黄芳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这真是靠资本活生生砸出的一个市场。

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老虎基金、红杉、软银、方源资本等新老股东。

自成立以来,作业帮已经进行了八轮融资,累计融资总额约35亿美元。仅2020年一年,作业帮就获得了23.5亿美元融资。

无独有偶,不久前猿辅导宣布获得3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云锋基金。本轮过后,猿辅导估值达170亿美元,成为全球在线教育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

但谁也没想到,正是在这线教育最火热的时候,与作业帮、猿辅导在同一赛道,主打在线1对1的学霸君疑似破产倒闭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总部人去楼空,家长与老师自发组建各类维权群,求告无门。

一边是水涨船高的获客成本导致的亏损,一边是频繁上演巨额融资大戏。现在来看,这场在线教育烧钱大战还远远没有达到尽头。谁又会是在线教育赛道下一个倒下的学霸君?

烧钱买流量,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资本军火商给作业帮提供了充裕的“弹药”。而作业帮这几年为了提升知名度和获客,也在营销和广告方面各种大手笔的投入。

2020年作业帮又赞助了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4》,继续在综艺节目中频繁的亮相。此外,在2020年暑期,作业帮还在浙江卫视、江苏卫视等头部卫视的热门电视剧节目中大量投放贴片广告。

电视台渠道在中小学家庭的打开率远高于其他家庭,尽管可能面临着节目“扑街”的风险,但在作业帮的密集宣传“轰炸”下,“砸”中爆款总是有可能的。

事实上,投放电视台的综艺节目赞助和电视剧贴片广告,确实可以快速地带来知名度提升,但是花费不菲,起步投入都是几百万元,甚至上亿元。

而各大教育机构频繁赞助综艺节目和投放热门电视剧的贴片广告,一方面刷足了存在感,一方面也希望借助知名度的提升在获客方面有所斩获。

拍照搜题被主推到最前线,也侧面验证了作业帮的商业模式,一方面拍照搜题工具本身可卖会员,卖付费内容,卖广告;另一方面,搜题APP可以对线上直播课起到导流作用。

根据官方数据,在作业帮2020年暑期正价课学员171万人次中,新增人次的67%来自作业帮APP转化。

工具产品较高的学员转化率是作业帮优于竞争对手的地方,但长期而言,工具获客的策略并不一定有效。网易有道是以工具起步,转向在线课程,其有道词典、翻译等工具已被证明转化效率相对平滑,如今获客依靠大量对外投放。

此前有K12在线教育行业资深人士透露,投放一个价格9元的直播课还要附赠价值100元的教辅,外加10元课酬、20元邮费,算上直播课一年的回放成本,成本总额至少为130元。换言之,在线教育机构在不投广告的情况下每卖一个9元课,至少要赔100元。

要知道,在线教育的烧钱营销大战也早已开始。

猿辅导、作业帮等在线教育公司不惜砸下重金,通过综艺节目冠名、电梯广告、地铁广告投放,在抖音、快手等流量平台投入广告各种手段轮番上阵。

据研究机构总结计算,教育类公司行业正价课获客成本平均在2000到3000元,按照行业平均转化率25%,对应正价课获客成本学而思网校2666.67元,作业帮1066.67元,猿辅导2000元。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除了线上高昂的获客成本外,线下运营中心的建立同样耗资巨大。此外,作业帮要面对的除了学而思网校、网易有道、猿辅导和跟谁学之外,还有从场外杀入的互联网巨头。

以钉钉切入在线教育后,阿里又相继推出独立产品"帮帮答";腾讯领投火花思维,持续加码;字节跳动上线"学浪"、"清北小班"两款教育APP,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等。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各家争相砸钱、激烈竞争格局不改的情况下,将对作业帮的盈利能力带来挑战。

此外,跟主要竞争对手猿辅导横向比较,作业帮的产品条线略显单薄,依靠“烧钱”驱动用户和营收增长也令获客成本不断被推高,侵蚀平台净利润,直接削弱了企业的盈利能力。

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在波诡云谲的互联网行业里,很多商业模式都是先“烧钱”占据市场份额,再考虑变现,这样的玩法对在线教育又是否行得通?

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大力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曾公开表示,“未来三年,我们每一年都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我们都没有盈利预期。”

按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掌握的数据,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意味着“每收一分钱,先花掉两块钱”

此前,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评价在线教育市场时表示,在线教育不是一个可以独立成长的商业模式,之所以会出现现在投资机构不断加码投资的情况,是因为在线教育在中国被炒得过热了。

对于资本看好的未来头部公司在对市场形成的绝对优势后将会带来的高利润预期,俞敏洪也认为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电商领域也没有看到阿里巴巴或者京东一统天下,何况教育是靠个性化需求来支撑的,所以某个公司一统天下的情况在教育领域永远不可能发生”。

不难发现,如何快速收割获取客户似乎成为了在线教育赛道的唯一门槛。免费的营销大战结束,如何让引流的免费用户继续留下来买单,才是关键问题所在。

2020年2月,精锐教育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熙就在公开活动中直言:一年内至少有60%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话音刚落,“明兮大语文”因拿不到融资轰然倒下。

与此同时,整个2020年都不断有在线教育企业倒闭、跑路的消息,其中不乏学霸君、迪士尼英语、哒哒英语等一些曾经的明星公司。

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在朋友圈发布公开信承诺:不跑路、不甩锅、不破产。

现实远比想象更有想象力,也更能透视到这个时代资本的浮躁。而在线教育平台急需解决的痛点就是获客成本,高昂的获客成本可能会成压死在线教育平台的最后一根稻草。

要知道资本可以加持企业,也可以抛弃企业,学霸君即是如此,基本上是都是供血不足,最后直至倒闭消失。而同在一赛道的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 END -

编务日常 | 加微信:v1983946025v

联系主编 | 加微信:18601293448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931394256@qq.com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一年总融资23.5亿美元,作业帮会重蹈学霸君的覆辙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