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咨询“领头羊”转型这个行业还好吗?

  • A+
所属分类:业界动态
摘要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相同的是夕阳,不同的是业务。2016年底国内最大的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咨询机构大岳咨询董事长的老金在写完一篇名为《PPP已经走过顺风顺水阶段》之后开始琢磨转型,次年财政部开始规范PPP的发展,老金也加快了转型的步伐。时至今日,花了四年时间去做公司转型的老金,终于可以说成功了。

PPP咨询“领头羊”转型这个行业还好吗?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相同的是夕阳,不同的是业务。

2016年底国内最大的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咨询机构大岳咨询董事长的老金在写完一篇名为《PPP已经走过顺风顺水阶段》之后开始琢磨转型,次年财政部开始规范PPP的发展,老金也加快了转型的步伐。时至今日,花了四年时间去做公司转型的老金,终于可以说成功了。

老金,全名金永祥,上个世纪60年代生人,圈内皆称之为老金。

1月6日,如同在通泰大厦的办公室,老金坐在北京第二办公区办公室的沙发上,下午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我这办公室的环境还好吧,阳光可以洒满办公室”。

他的好心情并非没有来由。大岳咨询的业务并没有因为疫情而萎缩,根据2020年的年底统计,合同额同比增长了30%。更令老金高兴的是,在过去四年时间内成功让公司的业务对PPP的依赖程度从80%以上降到了50%以下,尽管这期间PPP市场份额扩大了一倍。

作为PPP细分行业“领头羊”的大岳咨询在业务依然领先时选择了转型,那么PPP行业还有前途可言吗?

老金不置可否,尴尬地笑了笑。

疫情

疫情的影响是不可预知的。

回首2020年年初,老金的管理团队在密集开会,“当时讨论的是疫情影响多大?公司怎么样才能生存下去?也有个别高管提出是否要考虑裁员来减少支出以作长远打算?”

老金当时否决了这个提议。老金和财务总监估摸了公司账上的资金和自己的身家,认为至少养公司两年没问题。为了给公司员工树立信心,老金在内部不同的场合都讲过,极端情况下可以保证公司两年运转的故事。只不过疫情后业务的恢复比老金想象中的要快,甚至更快。

除去第一季度的月份有入不敷出的问题,其余时间都保持了正流水,在2020年最后一个月入账甚至达到了历史次高水平。“2月份颗粒无收,工资房租要照付,更大的担心是对未来的预期,比如疫情什么时候才能控制住,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尽管公司压力很大,但还是要考虑员工的处境,他们要还房贷、车贷,大多数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当时的老金不能慌,慌了公司就乱了,只能“化压力为动力”。

“现在回过头来看,年初的时候蛮有压力的。”但老金会习惯性地转移注意力,从繁重的思考和管理活动中走出来:“好在挺过来了,2020年的收成也不错。大难不死就是财富,公司和员工经历了如此的患难之情未来还有什么困难是不能战胜的呢?”

转型

一直做着PPP咨询行业老大的大岳咨询为什么要转型?

金永祥回答的有点官方:“市场环境的变化,业务发展的需要,以前PPP大约可以占到80%以上的收入。但是后来政策的变化,特别是2017年的92号文对PPP冲击很大,再之后专项债的扩张,对PPP形成冲击的同时,也是一个新机会。”

2016年,老金觉得PPP已经度过“顺风顺水”的发展阶段,暴露出瓶颈问题,这是老金考虑转型的开端。

转型有两个方向:其一是大岳咨询2013年以前做的业务,因为PPP的火热,在那些业务份额下降了,现在又重新捡起来了;其次是市场中的一些能够利用公司的优势可以开展业务,比如投融资规划、片区开发、平台公司管理以及造价咨询、可行性研究等,现在又增加了工程招投标代理、全过程咨询等业务。

“这几年一直在做转型,没怎么敢对外宣传,看了2020年的情况,终于敢说转型初步成功了。”老金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PPP咨询业务只占40%左右,全过程咨询等业务占50%以上。大岳咨询的主要业务除了PPP咨询,还有投融资咨询、工程咨询和管理咨询,2020年合同额增长了30%以上。这两年的业绩增长主要集中在工程咨询和管理咨询方面。

一言以蔽之,所谓转型的过程就是PPP占据公司主要份额下降的过程。老金判断,政府靠土地财政和举债之路基本走到了尽头,粗放式发展将难以为继,未来发展过程中新问题大概率会层出不穷。对咨询业来说,即将面对的问题不是机会缺失,而是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足。

PPP的萎靡

2020年,PPP没能抵挡前几年就开始的下行趋势。

财政部PPP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新入库项目998个、投资额15678亿元,同比减少5120亿元、下降24.6%;净入库项目514个、投资额8995亿元,同比减少2497亿元、下降21.7%;签约落地项目590个、投资额11607亿元,同比减少11358亿元、下降49.5%;开工建设项目480个、投资额8589亿元,同比减少13931亿元、下降61.9%。

老金从最后一期的“高校毕业论文PPP引导计划”中也感觉到了PPP市场的萎靡,PPP奖学金计划是老金在五年前为纪念大岳咨询成立20周年设立的,为了促进行业发展和学术研究。“申报奖学金的学生也减少了,前三年比较激烈,去年没有报满,今年也就一半。”

老金告诉记者,我们统计过,2019年四季度全国推出的新的PPP项目相当于2017年同期的四分之一,2020年新推出的PPP项目相当于2019年的四分之一,带来安慰的是 2020年四季度的数据恢复到了上年同期水平,有走出谷底的迹象。

老金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因为市场在变小,以前纷纷而入的情况变成了大量出逃,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在提高,从以前的10~12%增加到了20~23%左右,但是总量也是在下降的。毕竟市场规模小了。

老金觉得,2020年,PPP咨询业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大岳研究院大数据看,很多前几年活跃的咨询同行如今已不见踪影。客户水平的提高,必然导致其对咨询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地方财政状况的逐渐变差,使咨询费打折成为了常态。“日子不好过”已经成为PPP咨询业的一个真实生态。

老金其实一直对PPP寄予厚望,在2020年年中时,他邀请了同行、社会资本、金融机构等PPP参与方一起吃饭,他觉得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经过去,应该组织大家聚会,重新聚拢PPP的人气,未来PPP在稳增长中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但是,六年时间,PPP行业有一半时间是在整改中度过的,从现实的发展来看,PPP似乎并不是不能被替代,而是规范要求就越高就越容易被替代,无论是专项债还是EPC抑或是其它模式。

其中的差异只是取舍利弊而已。

(责任编辑:董云龙 )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