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高层再生变 业务升级进行时

  • A+
所属分类:互联网
摘要

围绕滴滴管理层近两年来的变动,部分业内人士给出了对滴滴出行盈利前景的犹疑。

围绕滴滴管理层近两年来的变动,部分业内人士给出了对滴滴出行盈利前景的犹疑。

过去两年内,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在持续震荡。9月7日,滴滴出行副总裁、滴滴出行研究院副院长、AI Labs负责人叶杰平通过向全员发布内部信的方式宣布,将于近期离开滴滴。此后滴滴对该消息予以证实,不过滴滴方面表示该离职行为系个人原因,滴滴出行CTO张博将兼任叶杰平的职位。

离职管理层的名单还有很长。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两个月内,滴滴国际化事业部COO仇广宇(Tony Qiu),滴滴出行副总裁、科技生态与发展部负责人郄小虎(Tiger Qie)先后传出离职消息。今年内公开报道的滴滴管理人员还包括滴滴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总经理付军华、滴滴数据科学部负责人宋世君。

今年5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滴滴核心业务已经盈利或小幅盈利,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7月,有媒体报道称滴滴资金状况充沛,账面现金超过500亿元,但投资人有退出诉求因而筹备港股上市,围绕该IPO传闻,滴滴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否认称,IPO并非滴滴当前最优事项,公司暂无相关计划。

滴滴将近三年内核心目标设定为0188,即安全、全球日服务达1亿单、国内出行渗透率达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每一项都与盈利无关。诚然,此举透露了滴滴对长期主义的乐观。但整体业务持续亏损多年后,如何给予公司内部及外界以可持续的信心,成为滴滴当下的命题所在。

管理层持续动荡

2019年是滴滴的“水逆”年。

当年2月,资本“宠儿”滴滴传出了一则消息。滴滴CEO程维在全员会上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整体将裁员15%,涉及2000人。此后,滴滴大刀阔斧砍掉了外卖、小巴等创新业务,全面收缩战线。

彼时,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的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8年持续巨额亏损,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亏损的主因是补贴,当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在此之前的2018年,两次大型舆论事件令滴滴背负了极大压力。2018年8月,滴滴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直至2019年11月才正式恢复。

同样是2019年,滴滴的管理层开始持续变动。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一年,滴滴有至少4位管理层离职,包括滴滴出行高级战略总监、平台乘客运营负责人和区域总经理李子健,滴滴出行增强现实总监徐迅,滴滴产品高级副总裁俞军,滴滴出行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今年前9个月,滴滴的管理层离职名单再添5位。

“没有盈利前景”“看不到希望,上市遥遥无期”……部分滴滴内部人士表达了这样的迷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滴滴盈利的最新消息仍是此前柳青对外宣称的核心业务已小幅盈利,但具体盈利多少、可持续性如何仍没有明确消息。“滴滴内部目前更多应该还是在考虑增长。”一位接近滴滴方面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尽管滴滴在向增长努力,但数字恐怕不容乐观――尽管8月25日“七夕”当日,滴滴出行囊括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单车及代驾的全球日订单首次突破5000万单,相距日订单1亿单的“三年目标”已经过半,但从整体活跃用户来看,滴滴恐怕仍存在增长瓶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易观国际获得的数据显示,2020年Q2,尽管滴滴日均活跃人数环比上季度提升35.59%,但整体活跃人数环比下跌4.73%。与此同时,同比去年而言,滴滴Q2用户数据全面下滑,整体活跃人数和日均活跃人数分别下跌26.92%、12.79%。

业务再造与升级

除了管理层变动之外,今年以来滴滴业务层也有诸多变化。

继2019年将自动驾驶升级为独立公司之后,今年7月,滴滴推出新独立品牌“花小猪打车”,定位年轻用户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新业务由滴滴出行内部新组建的独立团队负责,独立运营独立研发。负责人是原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副总裁、区域总经理孙枢。孙枢向程维汇报。

9月1日,滴滴发布公告将旗下“滴滴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并表态快的新出租将采取独立运营的模式,未来还将开设小程序入口。滴滴石东海将担任快的新出租总经理,直接向程维汇报。

尽管独立出来拥有了独立融资的可能性,但记者了解到,目前滴滴这两块业务的独立,目的或更多聚焦在用户增长方面。

“目前出租车行业线上化率仍很低,全国线上订单占出租车所有订单比例仅仅10%。”有接近滴滴方面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去年交通部的数据来看,平均每天出租车服务1.1亿人次,按照平均每车1.8人计算,每天产生的订单在4500万-5000万单左右,“而滴滴出租车业务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去年日均订单量才300万单,不足10%。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长空间,想必对0188的三年目标也有所支持。”

“滴滴的运营单量要达到目标规模,就必须要有更多的业务线,”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例如出租车领域,当前出租车线上化的趋势也比较明显,各地均在推动巡网(巡游车与网约车)融合,发力巡网融合的方向能够提升(滴滴)的市场份额。”

花小猪业务的独立同样是为了吸引新的用户群体。“年轻用户对价格更加敏感,愿意接受更便宜的产品,独立推出之后会有一些针对性的推广玩法,对于滴滴而言下沉市场这块也将是一个增量。”前述接近滴滴方面的人士指出。

除了独立业务重点发力之外,滴滴今年的另一个方向是在固有业务上进行精细化运营,例如将拼车业务升级为青菜拼车,采用全新品牌标识;试行特惠快车和滴滴特快;新启动货运业务及跑腿业务。

事实上,滴滴当前各项业务调整与升级也并非没有成效。据易观国际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滴滴出行APP日均启动次数环比提升48.13%,同比去年提升17.6%。这说明,用户对滴滴出行APP的使用频次正在增加。

不过,如何对内稳定“军心”、对外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完整逻辑线的故事,仍是滴滴所面临的挑战。在顾大松看来,滴滴当前最主要的任务仍是抓好主营业务。“主营业务如拼车这类普惠且高效的业务应当做好,在个性化业务方面应该做得更扎实、更品质化,这是它的空间所在。”

(作者:杨清清 编辑:张伟贤)

(责任编辑:李显杰 )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